更多选择

护烛支教故事Vol.3 | 我想告诉孩子,你们是值得被保护的

来源:卓越教育
分享:

初为人师,踌躇满志。


吴老师希望,能通过一年的支教时间,帮助孩子们快速提高成绩、提升自我价值,让他们心里那个小小的躲在角落里的“我”长大,给他们正确的三观和理念的引导。


没想到,试图帮助孩子们的老师,竟然先成为了他们所害怕的“老虎”。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且听吴老师细细道来。


老虎和领头羊


“假设你现在不是吴老师,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你觉得孩子们是如何看吴老师呢?”


“吴老师像一只特别凶的老虎,孩子们是小白兔,他们充满恐惧,随时处于被吃的恐惧中。” 


来做老师之前,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无论如何都要给孩子带来一些新的东西,让他们有所改变。所以我对孩子们的要求特别严格,但这份急切的心情不仅没有让孩子立刻改变,反而让我们站在了对立面。


孩子们既不服从我的管教,学习成绩也没有得到显著的改善和提升,校园欺凌情况没有得到解决,家长也不配合……带着一系列难以处理的问题,我向卓越教育一对一心能老师刘旭晖寻求了帮助。


一上来,我就马上把一大波困惑抛向刘老师,希望能得到一个快速有效的答案。但刘老师并没有急着回答。他用循循善诱的方式,花了近半小时与我交流学校的基本情况、孩子的家庭关系,以及我和孩子的相处情况。

对吴恩良进行线上指导的

卓越教育一对一心能老师刘旭晖


这个过程,缓解了我的急躁心情,也让我冷静下来去看待自己与孩子之间的关系。


此时,刘老师让我抽离“吴老师”的身份,用一支笔代表吴老师,一支笔代表孩子,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两者之间的关系。在这种“抽离”的状态下,我看到了一个着急、严格、易怒的吴老师。


为了快速提高孩子们的成绩,“吴老师”会非常严格地要求孩子们,尤其是当他们的学习态度并不是特别积极,没能达到“吴老师”期望时,老师甚至会用留堂、打手心等极端的方式去对待孩子们。


这种严格,当我身处其中时,未必能意识到;但当我抽离出来客观看待时,会发现孩子们本来的基础就比较差,我所认为的正常水平,对他们来说便是超常水平。不是孩子们不努力,而是我对他们的要求和期望过高了。


发现这点后,刘老师又让我思考:孩子们是如何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在他们眼中,我们分别可以用什么动物去指代。


老虎和小白兔,这个组合突然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这种充满敌对关系的发现让我震惊了,却也启发了我。


原来,我的急迫对孩子们造成了那么大的恐惧,而这,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相比令人害怕的老虎,我更希望成为能为孩子们开拓道路、引导方向的领头羊。我依然会有充满震慑力的武器——羊角,但不是为了伤害,而是为了保护他们。


调整心态后的我,开始学习更自然地把知识融入到教学中,让孩子更顺利地提升成绩; 生活上,我也开始用更温和的方式、更平等的态度与孩子们交流,去发掘、放大孩子们的闪光点。


这样的效果显而易见,孩子们逐渐开始接受我,虎与兔的关系在慢慢淡去,羊与兔的关系,正生根发芽。

和孩子们以更平等、温和的态度去相处交流




尊重与被尊重


“当一个人自我价值感低的时候,会倾向于让自己受伤,他不是不想保护自己,而是觉得自己没有被保护的资格。”

调整了我个人的心态问题后,我开始与刘老师探讨起孩子们的心理问题。


这几个月的支教生活,让我对农村教育有了更深刻而直观的认识。在这里,读书无用论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想法,家长并不是特别注重教育。


我的班里有9个孩子,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家长们早出晚归,受教育程度也不高,对孩子完全是放养。

全校约70名学生,大部分是留守儿童


父母的缺位,不仅让孩子们不在乎学习,更降低了他们的自我价值感和自信心。每次考试成绩公布后,考得不好的孩子们总会故意把卷子捂起来,不愿意被我或其他同学看到。


这个问题,也在孩子们的日记中得到了佐证。


刚来时,我答应他们可以每周轮流保管班级的钥匙,但因为连续两个星期负责保管钥匙的孩子,都没能做好这个工作,于是我最后决定把钥匙交到班长手里统一保管。


孩子的感觉很敏锐,他们觉得我不公平、不诚实,于是管钥匙的同学被孤立了。而这位同学应对孤立的方式就是退缩,把话都压抑在心里,不去表达出来。


缺乏自信,导致学习和日常交际中无法勇于表达自我是一个问题;另一个问题,则是校园中常见的欺凌现象。


在学校,常常会有很多高年级的学生,或者是班级里所谓的“坏孩子”,去欺负比较弱小的学生。而当学校老师面对欺凌时,最常见的处理方法是惩罚。


但我发现,惩罚机制效果并不太好,校园里的欺凌行为还是层出不穷,被欺凌的学生反而更没有自信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刘老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某天深夜,一位心理医生上了一辆出租车。刚上车时,出租车司机对医生的态度特别不好,接触中,医生发现了这位司机是越战老兵,在美国是不受欢迎、甚至可说是被歧视的一群人,长期的被歧视让司机心中有着不少怨气。


但这位医生没有和司机探讨这些问题,相反,他和司机聊起了各自的兴趣爱好和个人经历,度过了一段彼此友好的乘车时间。


一段时间后,心理医生重遇了这个司机。司机告诉他,那天分别后,他去了酒吧喝酒,一如既往地受到了一些人的无理挑衅。但相比过去直接上前用打架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次司机选择了无视这群人的挑衅。


他是这样解释的:“那天晚上,我脑海里一直回想着和你聊天的画面,所以我想的是,如果我打回去,那我就真的成了他们口中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但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根本没必要理会他们。”


在这个故事里,心理医生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但他让司机感受到了尊重。同理,让孩子们学会什么是尊重和被尊重,他们才会懂得如何去应对欺凌。因为,当一个人自我价值感低时,会觉得自己没有被保护的资格。


如何让孩子们感受到尊重,提升自我价值感?刘老师举了一个最常见的例子:考试结果。


当我们说一个孩子考试没考好时,我们只看到了结果,却忽略了这个孩子可能非常认真努力复习的过程。当努力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时,孩子是最伤心低落的,所以老师要帮助孩子们分析过程,让他们从中挖掘自己的闪光点。简单来说,就是先从一个层面去肯定孩子,再去探讨如何能做得更好。

 

那对待欺凌人的孩子呢,尊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刘老师告诉我,通常来说,欺凌人的孩子有个特殊心理:他们想宣示自己的力量,证明自己有权力去操控某些东西。或许,这是他们自我价值感低的表现,又或许他们曾是被欺凌的一方,长大了,有力量了,就将力量发泄到其他人身上。 相比扼杀他们的力量,我们更应该让他们的力量得到合理宣泄,比如承担某些工作、某些责任等。


我得到的启发是:变换他们的角色,从欺凌者变为校园纪律的管理者。


通过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弱小的孩子不受欺负,让他们从正面的事情中,获得原来欺凌所带来的价值感,通过承担责任的正面形式,重新树立在老师和同学心目中的形象。




用爱播种


平等、尊重、爱与支持,是在和刘老师交流过程中,最常被他提及的几个词。

作为一名新手老师,急躁把我和孩子们推到了一个紧张、对立的关系里。但刘老师告诉我,老师和学生是平等的,我们并没有比他们强,而只是走在了他们前面。


作为播种的园丁,我们要把孩子们当成独立的人去尊重,多给他们一些爱与支持,在内心中播出一颗种子,未来定能生根发芽。


我在这里的支教时间还有10个月,老实说,我也不清楚能够给孩子带来多少变化,但刘老师告诉我,只要我们将大爱给到每一个孩子,能在他们脑海中留下过印记,去支撑他们在成长中所遇到的难关险境,那我们就是成功的。


所以,我会尽我所能,也希望有一天,孩子们在生活中遇到难以跨过的坎时,会想起我曾经教给他们的话:“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护烛·关爱乡村老师

护烛·关爱乡村老师计划公益项目由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卓越教育联手承办,旨在为乡村学校输送支教人才,为乡村教师提供技能培训,促进乡村教师与城市教师的教学交流。

 

2017年,护烛项目的主题是“带着卓越去支教”,卓越教育会——

给广东地区120多位乡村支教老师提供专业技能培训;

通过文字、图片和视频全程记录吴恩良老师的乡村支教故事;

跟吴老师去家访,让乡村家长学会跟孩子沟通;

开展第二课堂、企业启蒙等各种活动,让孩子们体验城市生活的乐趣。


这是吴恩良老师的第三篇乡村支教故事,下一期,吴老师将会给我们介绍他的同事们——一群经验丰富的乡村老师的故事。

 

欢迎继续关注他的支教故事,如果有机会,希望您也一起参与,关爱乡村教师和乡村孩子。



注:吴恩良老师的支教故事系由他本人口述,卓越教育整理


吴老师的乡村支教故事纪录


护烛支教故事Vol.2 | 第一次收到学生作文,我一个字也没认出来

汪峰、蔡国庆,距离真正的乡村支教有多远?

超过180家教学中心,为你提供最近的课堂
全年无休,为您提供咨询
注册会员,优惠多多
愉快教育,成功教育

预约试听一堂课?

在线预约

前往卓越教育中心

查找校区

致电我们

400-880-9880

官方微信平台

关注我们的官网微信平台
获得最新的教育资讯

官方微博平台

@卓越教育
在线客服
live chat